體制教育下,我所熟悉的"思考"是課本裡有正確答案的那種方式,數理科是我相對拿手的科目,題目做多了,知道出題有一定的邏輯,所以學校的段考總能考得不錯,但遇上學測之類的大考,靈活的出題方式,在時間壓力下,明明很簡單的題目也可能會出錯,或因為題目太長而乾脆放棄作答,因為我懶得看、因為覺得可能很難所以無法靜下心去理解並思考。

印象深刻的是小學畢業前最後一次段考,我數學考了98分,錯的那題是填充題,畫了一個階梯型的圖,記得有三階,在各個交接點標上ABCDEFG,要學生填哪一段跟哪一段平行,比如AB段平行CD段這樣,大家都填正中間第一眼會看到的,橫的四段裡選兩段填,我就偏要填階梯左右兩邊平行,跟老師設定的正確解答不符,所以就錯了,我哭,但我可不是那種乖乖接受的人,我認為我是對的,就跟老師反應,老師不敢肯定我是對的(我想他是文科的吧,只是因為國小老師得教全科,所以就教了數學),最後跑去問隔壁班老師,隔壁班老師證明我是對的,然後我就變成全班唯一的一百分,覺得爽,覺得得意忘形。

到國中更是以問倒老師為樂,我最愛問到物理老師啞口無言,但不得不承認,他是啟發我物理魂的老師,國三物理學的東西我到現在都記得,念高中時,我繼續用著國中解法在解高中物理。也永遠記得國二數學,有一次段考考聯立方程式,我又不小心得了個全班唯一一百分,發完考卷,老師來不及檢討完就下課了,旁邊有位男同學企圖攔下老師繼續問問題,而老師不知道在急什麼,指著我說,你去問他,他考一百分,然後就很瀟灑的順著走廊揚長而去。

阿,我這兩段大概是在囂張我數理很不錯,好漢不提當年勇,我不是好漢,所以趁機囂張一番,但其實我想說的是,段考跟平常練習的題目其實都差不多,所以要拿好成績不是什麼難事,所以我不知道"思考"為何物,我大概甚至不知道什麼叫思考吧(笑。

我的好成績貌似只到國中,依照成績,差不多程度的被分發到同一所高中,雖然高中時成績不算太差,但我永遠考不過的我的好麻吉,社團又一直擠不進我喜歡的,也不知道念書的意義在哪,你說為了學測考上好的大學而讀,但我不知道我想考哪一間學校,我可以讀什麼科系,也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找方向,我後來發現,有些人很清楚自己要幹嘛,從高中到大學都是為了一個目標在拚,現在想想,我還真像個無頭蒼蠅,考試卷拿來就寫,看到分數也懶得檢討自己為什麼錯,麻痺了。一本又一本的講義、自修,旁邊同學按照自己的規劃,一回又一回的寫完,我卻在倒數100天左右覺得我有寫不完的題目;好吧,學測就隨便吧,拚指考好了;又在另一個倒數100天發現我有更多寫不完的題目,最後就抱持平常心,考卷來了就寫,填分發志願也像考卷來了就寫,覺得上帝會幫我安排適合我的路,就這樣上了大學,過了快樂的四年。

說快樂是真的很快樂,想上課就上課,想玩就玩,想廢就廢,現在想想,我廢的時間有一點太多了(笑),但還好我遇到一些懂"思考"的人,有一些話、有一些人、有一些事,顛覆了我的世界,在我腦海裡埋下思考的種子,原來這個世界不是誰說的就一定是對的,原來這個世界不是只有1+1=2,5-3也等於2、10/5也等於2,原來這個世界幾乎每一件事都沒有正確答案。

還記得剛踏出社會不久就擔任管理職,臉上掛著不知人心險惡的萌蠢樣,有一天,老闆對我說了某個業務的不是,我當八卦聽聽,但後來遇到那個業務,不知是否躲在門外剛好聽到,所以特地跟我解釋,還是我特地找他問事情的真相,忘記怎麼開頭的,只記得我們坐在樓梯間聊了很久,他告訴我老闆說的不是事實,他很高興我沒有聽老闆的片面之詞而討厭他,這大概又是另一顆思考的種子,我記得我當下對那個業務說,因為我覺得老闆說的不一定對,所以我會想聽聽你的說法。(雖然在寫這段過往時回想起來,搞不好我被業務的油嘴滑舌說服了,但總之是一個經驗)

思考為何物,我不會,也不懂,書看多了開始有一點懂,從前年一本訓練邏輯的書,到去年一本名為理財實為人生的書,再到另一本設計人生的書,慢慢明白自己可以做什麼,再去想可以怎麼做。到了這一本,發現事情還可以反過來想、跳出來想、也可以按照一些事實天馬行空的亂想,讓事情有更多發展的可能。

舉個應該很多人聽過的例子,有一天你開車到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,路邊突然出現三個人要搭便車,分別是你的恩人、重傷的人跟你的夢中情人,但你只有一個空車位,該載誰?不管是哪一個人都有優先搭車的合理理由,但無論是哪一個選項都會留下遺憾,這就像人生會遇到的困境,只能抱著無奈與遺憾勉強做一個選擇,真的是這樣嗎?目前最完美的解答是你可以將車子借給恩人,讓他載著重傷的人去醫院,而你可以留下來跟你的夢中情人用走的享受浪漫時光(先不論他們會不會走到餓死好嗎XD),還有沒有更好的解答?搞不好有。

書末最有趣的是舉了一個思考範例:「外星人是否會侵略地球?」,假設你必須以此為題做一個研究報告,你該怎麼著手進行?先姑且不論他報告做得好不好,光看作者思考的心路歷程就覺得這人大概也是個神經病XD,阿,到底是我都看了神經病寫的書,還是我是個神經病,所以我覺得別人也都是神經病呢?

想想身邊邏輯完美到無懈可擊的人不多,有個人啊,說的話總是讓我無法反駁,頂多只能挑語病,但挑完又被更完美的理論打槍,認識這麼久以來,我一直很想剖開他的大腦看看是不是長的跟別人不一樣,阿,可是我不是唸腦科的,就算剖了也看不懂上帝的明白;但我突然在想,不知道是跟他的教育有關,還是因為我認同這個人,所以沒有想要反駁他的意思。有另外一個人啊,搭配上看了這本書之後,讓我覺得求學階段所謂的思考,大概頂多只能稱為"學習知識",思考大概比較像是好可以更好再更好,無限次方一直往上疊,沒有盡頭,而且要相信自己做得到的感覺,連外星人是否會侵略地球這種問題都可以想了,還有什麼是做不到的?

文章要有起承轉合,所以好像應該要有一個結尾才不會顯得突然就結束了,但我覺得"思考"這件事沒有盡頭,也沒有標準答案,所以不該有一個結語來限制耐心讀這篇廢文到最後的你,對這本書的無限想像。作者是一位哲學系博士,看完書之後,我開始對哲學系都在念什麼感到一絲好奇。

#是思考還是想太多
#冀劍制

市面上關於思考的書很多,作者比較偏向在描寫什麼叫"思考",當你懂得什麼叫思考,才懂得去學怎麼思考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舞擬桃 的頭像
舞擬桃

逆光閃耀

舞擬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